床边的童话-柴犬兄弟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18-06-21 13:11

  小麦是一只自由生活着的金黄色的柴犬,偶尔吃草,尤其是觉得肚子不太舒服的时候。

  秋天的一个早晨,它流浪到一个开满五颜六色的波斯菊的小区花园,闻来闻去寻找它爱吃的那种草,突然被另一对泰迪追咬——泰迪们认为这个花园是它们的范围。小麦拼命跑也没跑过,它的背被那只大泰迪的尖牙狠狠咬住了,正要挣扎,忽然觉得背上一松,原来大泰迪被一只大灰狗咬了屁股。大泰迪转过去和大灰狗扭打一起,小麦被救了下来。

  等泰迪们被赶走了,大灰狗对小麦说:“你也爱吃草啊?我爱吃蘑菇。他们认为我不能算狗,都不跟我玩。”“其他狗也不跟我玩,说我爱吃草,是只傻狗。我爱吃小麦草,所以我叫小麦。”“我生下来就是灰的,只有额头有一撮白毛,所以我叫阿灰。”

  从此,小麦和阿灰成了搭档,每天一起去垃圾场翻好吃的,有时也去餐厅、酒吧一条街转悠,两只曾经孤独的狗紧密合作,与其他流浪狗争抢食物,或者一起去找它们爱吃的蘑菇和草,互相分享。渐渐地,小麦也爱上了吃那种厚厚的大蘑菇,阿灰也爱上了那种带着清香的小麦草。小麦有什么好吃的,都会让阿灰先吃,自己再吃,即使是小麦一个人抢到的食物,它也会叼着找到阿灰,看着阿灰先吃下一半,自己再吃。

  垃圾场的远方是一座山,山脚下有一条河,沿着河有一条长长的铁轨,经常有火车驶过。那座山上有阿灰爱吃的蘑菇和小麦爱吃的草,深秋了,蘑菇和草逐渐稀少,小麦把找到的蘑菇和草都给阿灰吃了,阿灰找到的蘑菇和草也被小麦吃光。天色暗下来,它俩开始下山。

  阿灰总是走得很快,跑在前面,小麦肚子还没吃饱,所以跑得慢些,并且东闻闻西嗅嗅,希望能捡到什么好吃的。忽然,小麦闻到腊肠的味道,因为太饿了,不由得微笑起来。等它快步往腊肠奔去时,只听到“咔”的一声,小麦的两条前腿卡在了一个夹黄鼠狼的夹子里。小麦拼命想把腿拽出来,可惜夹子太紧了,小麦疼得“汪”了一声。

  阿灰听到了动静,迅速跑回来,帮小麦拽出腿来,但是越拽越紧。阿灰急得团团转,好在它发现这个夹子的轴是木头的,就拼命用牙齿磨这根木头,磨了半个晚上,阿灰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磨脱臼了,终于把木头磨断了。

  然而小麦的两条前腿已经皮开肉绽,不能下地了。阿灰让小麦把两条前腿搭在自己的背上,慢慢挪下山。

  下了山,过铁轨的时候,因为失血过多,小麦已经完全跑不动了。眼看火车开了过来,阿灰只好把小麦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体下,窝在两条铁轨之间,他的头把小麦的头压得低低的。火车轰隆隆地驶过,阿灰和小麦缩成一团,却安然无恙。

  渐渐地,下起雨来,小麦非常虚弱,阿灰就一直用身体帮它挡着雨。整个夜晚,火车一趟一趟地驶过,阿灰一次一次地把小麦的头压得很低,以免它头部受到火车底部的撞击。

  秋雨下了一整夜,天渐渐亮了。一个巡道工走过,叫上了几个同事,把它俩从铁轨中间救了出来。他们嫌弃小麦受了伤,把它扔在路边,只带走阿灰,把它拴在工地上守材料。

  阿灰被人收养,每天能够吃饱了,但是它无比怀念自由自在的生活,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小麦。“小麦不知道活下来了吗,腿好了没有?”有月亮的夜晚,阿灰会望着月亮沉思。每一次,阿灰都流着泪入眠。

  一天清晨,阿灰刚刚醒来,看见晨曦中站着一条金黄色的狗,对它摇着尾巴。“小麦!”小麦回应了一声,然后耐心地用牙齿把拴在阿灰脖子上的牛皮脖圈磨断,带着阿灰,重新奔向了自由……